第六百零九章 这真是真正的恐怖份子!

在”罪恶之城“索马里,由于没有什么娱乐设施(本来是有个电影院,但被人体炸弹炸没了),所以,这里的夜晚百姓都很早就入睡。

但就在今晚,很多人要入睡之即,外面却是喧闹起来。

车声,吵杂声,骂骂咧咧的声音,一阵阵袭来……

某户人家……

“亲爱的,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不知道,好像是住在街尾青年党的那伙人,看来,晚上又要有一场大热闹了。”

“青年党?又有谁惹上那群不要命的了?真是蠢货一个。”

“明天就知道了不是?睡吧睡吧,这多正常的事……”

“嗯-”

“来,把屁股抬高点……”

不止百姓议论,青年党在整个索马里出动将近两千多人,也引起索马里各方势力的关注与轰动。

他们纷纷调足人马做好防备工作,待这些弄好,才好整以暇地要等着看热闹。

“老大,你说青年党这是要对付谁,这么大的阵仗?”

“你问我我问谁,不是让你把莱锡克派出去了吗?他还没给我传回消息呢

“会不会是那两个中国人?”

“哼,就凭两名中国人,用得着出这么大阵仗?咱这里随便派出去一个人,都可以搞掂他们”

“那会是谁?听说三十七大盗他们上次与青年党有点磨擦,会不会是他们

“在这里瞎猜也没有什么用,我们还是等着消息吧”

“老大英明”

“狗屎,滚”

索马里各大势力的人,都对于这场战争是由青年党要对付谁产生浓厚的兴趣,但就是让他们想破脑袋恐怕也不会想到,他们出动这么大的阵仗,还真是为了那两个中国人的事。

不止如此,青年党的老大和二当家的,现在都还如奴如婢,战战兢兢地侍候在边上。

在把这些人都吓坏后,何天斗让他们带自己去机场。

本来,他是想让那个懂中国话的年轻医生带他来机场的,但现在出了这事,他还是决定不要把事连累到他的头上。

更别说,相对于年轻医生的车,这个青年党的车还是一辆好车,舒适度很高的路虎。

听说,这是索马里海盗从某条船上劫来的,后来被青年党老大高价买来还经过一番改装,坐起来自然舒服。

“老大,这就是你们这里的交通工具呀?坐起来挺舒服的嘛-不比宰武国的远足虫差”王小草一坐上这路虎的车,就兴奋了,这里摸摸,那里捏捏,总算对这个何天斗所谓的故乡有了点好感。

“嗯,回头你喜欢,就带你去买一辆……”何天斗点点头,只是后面想到什么,又补上一句:“只要你会开。”

倒是青年党的老大还有杰锐在旁边,听不懂他们的语言,只是对这等厉害人物居然会对这路虎展现出一番浓厚兴趣,感到有点不可思议。

因为,在他们简单的强盗思维看来,实力强大就代表着无所不能,用之不尽的金钱。对路虎表现出这么大的兴趣,还真对不起他展现出来的魔鬼般毁灭手段。

路虎开了半小时,何天斗他们总算是到达索马里首都“摩加迪沙”的机场

还未到机场时,一路过来,何天斗看到了很多的飞机残骸。

看着这些飞机,何天斗就好奇地问杰锐,这是怎么回事。

杰锐听到这问题,眼神飘忽过一道“不妙”的神色,这才压住心中的激荡,回答道:“这些都是爆发战争时,被毁掉的飞机。”

“哦?”

何天斗没有再问下去。

这让杰锐的心口一松,嘴角也是不露痕迹地一勾,似乎在笑什么。

没错

早在方才通知自己的手下集合,他就已经暗中通知这些手下在见到自己后,都要听自己的命令行事。如果可以的话,绝对不能与这两个魔鬼对手。

谁知道,他能不能一瞬间,在自己要扣动扳机时杀死自己。所以,他的打算,是等何天斗坐上飞机后,再让人扛火箭筒,等飞机滑跑要起飞时再击落下来,那时候,何天斗是血肉之躯,也得被猛烈的爆炸和震动给弄死。

他相信,这是最稳妥的,也是最适合他怕死的性格,最佳的杀敌方案。

路虎缓缓地开近机场的入口……

在停留下来后,何天斗就看到这机场有许多的防御设施。

这在许多国家,明显都没有的

是的,他在机场上看到都是全副武装的联合国维和士兵。

据了解,联合国似乎在某个时间于索马里共驻有两万八千名士兵,他们都来自不同的国家,其中约有40UU名驻扎在摩加迪沙机场地区。

此时,机场上空,有一架美式攻击直升机不停地盘旋。机场外围,由一辆重型坦克、三辆装甲车和4辆车顶上装有小钢炮的吉普车组成的车队形成保护圈。

“这就是罪恶之城的首都机场?真不愧罪恶之城的名呀”

何天斗看着眼前,那杀气腾腾的战争机器,心里道。

由于,何天斗还在等着青年党的人全部集合,所以,只是靠近机场入口的五百米处,他就停了下来。

“尊敬的大人,我们不进去?”

青年党的老大此时恨不得赶紧送走这瘟神,赶紧问道。

可是,他哪想到何天斗已经对他们产生了杀意,不杀了他们,他怎么出心中的一口恶气,怎么为这里善良的如同医生的百姓,那些无辜的孩子除害。

更不用说,他侮辱了中国,侮辱了自己的民族。

就算他们有想到,也不会想到,何天斗想一下子杀掉他们两千多人吧!

就在他们等待了半小时后……

随着一阵乱糟糟的轰隆声,青年党的人总算开始集合,来到这里。

而也就是这个时候,何天斗选择了一个机场所看不到的位置,也就是在某个水平面较低的坡下,面见这些青年党的成员。

“老大……”

“老大,二老板……”

他们一来到这里,有名的头目都纷纷上来见礼。

看来,索马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